世界数字化事事线上化,可它帮我们改变了些什么?

发布者:清风
来源:未知 日期:2021-07-17 19:30 浏览()

  当人生靠近终点,把一生记忆和自身意识数字化上传云端,这个人便可以在虚拟世界与现实世界的亲人朋友继续联系,以数字化的形式在现实中‘活’下去。这是美剧《上载新生》中演绎的 2033 年人类得以在线上永生的故事,似乎是在虚拟世界延续现实的终极写照。

  拉回现实,今天的数字化还无法复刻人类,但人类手上的工具已经在逐个数字化。这样解释有点玄乎?拿一二件就近两年发生的事来讲:

  就在两年之前,我们乘坐高铁的流程是,订票、排队取票、安检、验票再上车。2020 年春节前后,全国大范围电子客票代替纸质票据。这之后作为乘坐者的我们,省掉了排队取票这一考验耐心且导致误点的过程。而作为管理者的铁路局,得以进一步实名制管理。

  同样是 2020 年。新冠疫情出现之前,大多企业会议、学校教学还是以在某一场地,让诸多人线下到场再举行。这其中就牵扯到不少的核对时间、预约场地、流程审批等隐形的效率消耗程序。受疫情影响后,迅速普及的线上会议/课程时间更快,场地不受限,流程也更简单了。

  还有让学生大呼的钉钉、热火一时的线上教育,都是疫情加速下的数字化产物。或许是疫情放大了虚拟世界的效率至上,腾讯在今年 4 月也带来了新的数字工具‘电子签’,把我们日常交易的收据/合同文件数字化,签署合同行为线上化。

  用户进入电子签后要做三件事:首次进入要完成实名认证,可以选择人脸/身份证识别两种方式,确保电子签名在法律效力上的真实有效。

  开始拟合同时,在电子签小程序中选择租房合同,相关的大定框架、法律用词和既定约束已经集成在文件中。你只需要填入房屋的具体信息/租金/租期,以及框定小程序中提供的房屋附属设施(即家电、家具等)选择项,自动生成合同。

  最后一件事,点击转发电子合同,租客实名认证后完成签名,房东只待租金入袋。如果产生纠纷,从小程序中拿出存档即可出证。

  从一个体验者的角度去看,腾讯电子签还算不上一款完善的产品,毕竟目前支持签署的合同仅限房屋租赁,但让我欣喜的是,即使只是个精而简的小程序,但在操作体验上是近人的。

  我将其拿给了 50+ 的母亲体验,在无指导的情况下一次花费了 10 来分钟就拟出了合同,并微信转发给了我。而这好像也与均龄 50+、和腾讯同在广东的包租公/婆们的需求不谋而合?

  想象一下,广州猎德、冼村的包租公/婆们,今天出租 A 栋 13 楼的房需要打印一份租房合同,明天又签约 B 栋 20 层的房又得重新核对条约重新打印,后天如此往复……明明应该躺平人生,却被租房合同整得难以安生。还不如在微信上打开电子签勾选填空,一沓纸质租房合同拟定快速,管理起来也只需在小程序中滑动、点击、转发即可。

  拿爱范儿编辑部高频接触合同文件的学文叔叔做例。爱范儿因为常有新上市硬件的评测合作,需要签署合作协议。虽然两年前用纸质寄送的古老方式,已经现在换成电子文档签署,但依旧存在的问题是:本地文件保存不易,电脑崩了 = 合同丢了 = 工资没了;文档繁杂检索也不易,找到新垣结衣的概率 > 找到某一合同的概率;拟定新合同条例最不易,学文叔叔不是学法的,法务老师也很忙的。

  电子签在这其中就解决了以上问题。云存储,坏了电脑跟合同没关系;检索快,合同专用的云文件夹不存在其他干扰项;拟合同,相关条例框架已经预先提供,不需要你费脑子学法律用词。

  还是直接从微信小程序点入,收付双方在实名认证后创建收据,填空金额、时间信息,再上传交易截图。完成后微信转发至对方,实名认证签字后,这一票就落定成了有法律效力的凭据。

  在谈及‘法律效力’这一点时,腾讯电子签相关负责人曾明确表示:‘小合同、小收据前端基于微信平台,用户打开即用、也可便捷地分享给交易方;后端基于腾讯电子签的相关能力,保证合法合规。’

  而电子合同/收据背后的法律逻辑主要有二:1。 电子签的身份认证;2。 区块链存证:不可篡改、具备时间戳。

  第一点很好理解,也就是体验环节中反复提到的‘实名认证’。无论是出据方还是签署人,落定电子签名之前都需要完成平台的实名认证,确保电子签名的可靠和有效,这也符合国家 2005 年出台的对电子签名相关规定。

  ‘1。 电子签名制作数据用于电子签名时,属于电子签名人专有;2。 签署时电子签名制作数据仅由电子签名人控制;3。 签署后对电子签名的任何改动能够被发现;4。 签署后对数据电文内容和形式的任何改动能够被发现。’

  腾讯电子签与至信链合作,底层是国产开源自主可控的‘长安链’。通过区块链技术将产生的数据基于时间戳留下可查溯痕迹,即使单个机构倒闭也不会影响已产生数据的真实性。因此一旦签约产生数据,也不怕一方恶意篡改或删除。

  这里顺提一句,有不少用户目前仍觉得‘聊天记录’‘转账截图’也可做法律供证。实际在庭审案件中,截图本身并非证据原件,是容易受到篡改的文件。法庭上更多认可的证据是以该记录的载体,即手机、电脑的原数据记录进行核对验证。

  但问题是, 2018 年初微信官方平台微信派曾发表声明,考虑到用户的隐私问题,微信不会留存任何用户的聊天记录,聊天内容只存储在用户的手机、电脑等终端设备上。也就是说,作证可以,但前提是你得将所有原记录有所保存。

  512G 都不够用的今天,谁都难以保证事无巨细保留每笔交易相关的互联网轨迹。甚至即使保存了下来,法律层面的验证还涉及,内容表达的意思是否明确,转账截图可否证明用途等问题,来审核其真实性。

  微信支付在 2019 年用‘共创’的方式打通了衣食住行的生活场景后,两年时间微信就成了交易行为发生的重要平台。而腾讯电子签根植在微信平台,未来在微信支付的场景打通上还有不少想象空间。

  目前提供的租房电子合同只能算打个样,下一步必然要把装修、借贷、工作等更多场景覆盖补充。毕竟将这些生活所用凭证数字化只是第一步,未来的难点是将人需要的场景变得更智能合理。

  例如在装修过程中,在你不清晰与装修队如何划分责任时,电子签能用 AI 推荐相关条例,让拟合同的人无需费时费脑思考条例;再延展到近两年不断曝光的 MCN 签约纠纷中,如果维权 UP 主‘林晨同学’和‘小翔哥’能在与 MCN 签约时有 AI 辅助审核条例,双方权益有自动助手规范,自然也就少了些后续的纷扰。

  而更遥远的数字化未来,电子签最大价值不仅为人提供‘善其事’工具,也是帮社会效率运行提供‘利其器’的解决方案。

分享到